首页 > 短篇小说 > 药(1v1兄妹) > 1

1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1

向云整节课听得云里雾里的,最终放弃挣扎,丢下笔合上书本,趴在桌上摆弄她的哈士奇橡皮擦。
    橡皮擦没立住,重心不稳向后撞上林晴晴的手。
    咦,晴晴你手镯上的字母什么意思呀!”向雨戳戳林晴晴的手问道。
    林晴晴连忙收回手,对着向雨摇摇头“额,没,没什么意思”
    好吧”晴晴的镯子上刻着“xy字,向雨心想难道是她名字的缩写?本想继续追问,但老师已经走到她旁边,向雨赶紧挺直腰杆假装听课,也就把这事忘了。
    一旁的林晴晴紧紧捏着手腕上的镯子走神,这是向宇送他的16岁生日礼物,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镯子她带上之后摘不下来,因为尺寸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只有向宇的钥匙才打得开手镯。她不免陷入了悲伤,除了手镯,她浑身上下都是他的标记。
    今天是周六,林晴晴回宿舍收拾好东西,便一个人坐公交车回家,准确的说是回她姑妈的家。
    向母有了一个儿子向宇,40岁时意外有了她,因为公职身份不得不将林晴晴送回老家,直到晴晴13岁上初一时,才以升学被送到远方姑妈家寄养的理由来到了现在这个家。
    即使是这样,她的亲生妈妈,名义上的姑妈,仍然对她不闻不问,只解决她的温饱问题,其他一律不管。她想也许因为她是这个家一辈子的污点吧,见不得光,只能独自生活在­阴­暗的世界里。
    “晴晴回来啦,快来,阿姨给你煮了绿豆汤,先喝点垫垫胃,待会等你哥哥下来就可以吃饭”保姆黄阿姨说着端上一碗绿豆汤
    “好的谢谢阿姨”晴晴道着谢接过
    晚上开饭,向宇按时下楼吃晚饭,他吃的很快,2分钟就吃完碗里的饭,林晴晴却细嚼慢咽,向宇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她,反复敲击着桌面的手指已经出卖了他的不耐烦。
    林晴晴吃的食不知味,饭一口接着一口往嘴里塞,她感受得到向宇紧盯着她的视线,也知道向宇已经在不耐烦的边缘,她害怕他发脾气却更害怕吃完饭后要遭受的磨难。
    等到林晴晴吃完最后一口饭,向宇的耐心已彻底耗光,拉着她的手就往楼上走。
    林晴晴跟不上脚步,刚刚吃完的饭险些要吐出来。两叁步被拉进了房间,砰的一声门被暴力的关上,他像是终于捕获到猎物的饿狼,迅速将林晴晴压在房门上,伸开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大舌头不断在翻搅着她的口腔,小小的舌头很快被他缠上,黏腻的唾液满满的灌进她嘴巴,再狠狠的吸住她的小舌头,吸的滋滋作响,­色­情又­淫­靡。她被吸的来不及吞咽下不停渡过来的口水,以至于口水从她的嘴角溢出,顺着她的下巴不断往下留。
    晴晴紧紧抓着他的衣襟,嘴里不断舔吸的异物让她变得缺氧,满脸通红,她想挣脱开来,但后脑勺却被男人的大手固定住不允许她离开,她只能无助的被动承受着。
    感受到怀里的小白兔逐渐失去力气,他终于好心放过她的口腔,舌头向外移动舔吸掉她嘴角乃至下巴上的口水,再慢慢往下移,吮吸着她纤细的脖颈,上面隐隐泛着淡青­色­的血管让他忍不住停留,用力的吸住那小块­肉­,让它充血变成魅惑的血紫­色­。
    “别,别在那,求你了”那里的痕迹太明显了,她哀求着,但他却置之不理,越吸越用力,甚至伸出“獠牙”慢慢的往皮肤里刺入再移开往下舔咬。她痛的眼泪直流,却又不敢反抗。男人咬够了终于好心放过她,伸手擦掉她脸上咸湿的眼泪,嗤笑一声,向对待宠物一样抚弄着她的脸颊。
    她因为害怕哭的越来越厉害,但这更加激起男人的欲望。向宇放开她,走到床边坐下,对着满脸泪水的女孩勾勾手指,经过近一年的调教,女孩已经明白这个总是沉默着的男人的意思了,她走过去,慢慢解开胸罩扣,脱下校服裙子里的­内­裤,跪在男人脚边,嘴巴附上男人的裤子拉链,咬着链扣慢慢往下拉,­内­裤包裹着一大团慢慢显现在她眼前,她手伸上来颤抖着拉下男人的­内­裤,一根半硬的­肉­­棒­瞬间弹出来。
    男人看着女孩无辜弱小的表情,身下的­肉­­棒­又涨大了一寸,他一只手捋着女孩的头发,另一只将女孩的头按向跨间。
    一股腥味迎面而来,不管吃了多少次,林晴晴对这根又粗又硬的东西仍然又惧又怕,但后脑勺越来越重的力道让她不得不伸出舌头将这根东西包进口腔,几乎是刚进嘴巴的第一瞬间,这根东西就瞬间胀大,撑满她的嘴巴,男人舒爽的低叹一声,跨间一用力,整根­肉­­棒­完完全全的Сhā进她的口腔,­龟­头使劲的往她窄小的喉管里挤,然后再抽出,又按着她的头狠狠的往嘴里Сhā,次次深喉。她被Сhā的口水收不住往下流,异物挤压着喉管让她的眼泪越流越多,甚至忍不住开始翻白眼,双手紧紧抓着他的大腿,被Сhā得“唔,唔”直叫。
    抽Сhā几十下,男人看着跨间的脑袋,隐忍着­射­意,大手终于好心的离开女孩的后脑勺,女孩得到解放,立马吐出嘴里的巨物,大口大口的呼吸,“呜呜呜..”女孩的眼泪越流越多,喉咙火辣辣的疼,生理上的难受让她忍不住哭出泣音。女孩的哭声,让男人想把她­操­s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于是他手伸到女孩的臂弯,一把将女孩抱起,扔到大床上,掀开女孩的裙子,握着胀痛的­肉­­棒­往里Сhā,女孩痛的惊呼一声,本就不够湿润的花­茓­突然被巨物Сhā入,层层蜜­肉­只会越缩越紧,巨物前端被夹得冒出了前­精­。
    男人下身一下一下的往女孩的蜜­茓­里钻着,上面的大手伸进女孩松垮的内衣里大力揉捏着椒­乳­,女孩的嘴巴也没被放过,男人的大舌头模仿着­性­交动作在女孩湿润的口腔里舔吸着。“不,吾,哥,不要,”女孩哀求着,但下身耐不住着攻势,花­茓­不断吐出一股股蜜水,滋润着男人的­肉­­棒­,男人不再忍耐,将女孩的腿压到女孩的胸­乳­上,下身大力的撞击着女孩的­阴­部,恨不得将Gao丸和黑卷浓密的毛发都塞进花­茓­里,整个房间除了女孩的哭泣声,还充斥着­肉­体不断击打碰撞的啪啪啪声。
    男人换了好几种姿势,­性­交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嘶吼着将积攒了一个礼拜的浓­精­全部灌入女孩的宫口
    “不,别­射­进来,不要,呜……”女孩摇着头拒绝,但男人充耳不闻,紧紧抱住女孩,大舌头冲进女孩的嘴巴,用力舔吸着小舌,仿佛要把女孩嘴里的空气都吸光。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