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小说 > 龙沙宝石(父女H) > 01喉结

01喉结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01喉结

华府别墅区,出了名的有钱人地段。
    苏家,已是深夜。
    ­乳­白­色­别墅外墙缀着粉白蔷薇,青绿­色­藤蔓杂乱地爬满了墙面。
    现下正是龙沙宝石的盛放期。
    苏蔓一身白­色­吊带裙,裙边堪堪盖过腿根,她抱着一个香芋紫­色­的毛绒玩具,趴在欧式大床上看电影,纤细白盈的小腿一晃一晃的,墨黑­色­的卷发如海藻一般散落在她的肩背,藏住大块细腻白皙的肌肤。
    楼下隐隐约约传来汽车引擎熄火的声音。听到声响,苏蔓清浅的眸子一亮,撑起身子的同时把平板电脑随手一扔,连忙下床,往楼下奔去。
    别墅门口,她终于见到了一个月没见着的人。
    粉粉的小嘴一撅,委屈巴巴的样子。
    昏黄灯光下,苏宴长身鹤立,一身全手工的黑­色­戗驳领西装,里面是烫熨得当的白­色­温莎领衬衫,黑­色­斜纹的领带系着­精­致的温莎结。
    他左手扶着一个深灰­色­的小型商务行李箱,银­色­的袖扣闪着低调的光,站在那儿面无表情的样子有些让人望而生畏。
    苏宴年仅37岁,已是顶尖律所的高级合伙人。按照苏蔓的话说,她爸爸穿着西装的时候总有一种淡漠而疏离的禁欲感。
    他身上的气场总让人不太敢靠近。
    但一旦靠近了,又忍不住想亲自扒开那层禁欲的表面。
    “爸爸,抱抱。”苏蔓熟练地撒娇,迈着小碎步就想扑到他怀里。
    苏蔓现在只想贴贴他,抱抱他,使劲黏住他。出个差就把她扔下一个多月,连电话都没有几通,她不能更委屈。
    “现在不抱。”苏宴好看的眉宇微微皱起,骨骼分明的大手拉住女孩的纤细若无骨的手腕,“爸爸先去洗个澡。”
    他从机场回来,身上都是粉尘和细菌。而苏蔓明显是洗过澡了,穿着质地上乘而散发着幽幽香气的睡裙。
    小丫头爱­干­净,他不想弄脏她。
    苏蔓不高兴。
    她扁扁嘴,抱着苏宴有力的臂弯像小猫一样亲昵地蹭了蹭。
    “乖。”苏宴嘴上挂上优雅的笑弧,掐了掐女儿有些婴儿肥的光滑面颊,手感好得他有些不舍得放开,“帮爸爸把行李箱推到底楼的洗手间。”
    苏蔓和苏宴都不喜欢外人在家里,所以钟点工只会定时定点来打扫卫生。
    就像现在,偌大的别墅,只有他们两人。
    “哦。”苏蔓突然想起什么,玩着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指,“爸爸,你去我房间的浴室吧,你们那间的淋浴坏了。”
    爸爸不在的时候,她都去苏宴和江婉的房间洗澡。
    直到前两天,淋浴头被她用坏了。
    “嗯。”苏宴摸摸她的头发。
    苏蔓的房间是白­色­调的,点缀着淡淡的紫­色­元素。
    她窝在白­色­的真皮沙发里,手里抱着一杯温热的牛­奶­,小口小口喝着。
    离她叁米远的淋浴房里,是苏宴在洗澡。
    苏蔓似乎能听到似有若无的水声。
    她捏着手机,有些心虚地把某些浏览记录删除。
    删到一半,啪嗒一声。
    苏宴穿着白­色­的浴袍,从浴室缓缓走出来,短而硬的黑发半湿不­干­。
    苏蔓放下手里的东西,从沙发上跳下来,一个箭步就冲到苏宴面前,微微助力,白­嫩­的小腿缠上苏宴的腰身,像只小树懒一样挂在他身上,如藕节般柔­嫩­的小手勾着男人的脖颈。
    “好香。”是能让她感到熟悉和安全感的味道。
    她终于又闻到了。
    苏蔓的小脑袋埋在苏宴宽阔的肩窝里,一蹭一蹭动着,把苏宴胸口的浴袍都弄得有些松散。
    没有衣物的阻隔,气息纠缠得更紧。
    苏蔓使劲嗅了嗅,然后不动了,用脸蛋黏着苏宴的胸口,粉­嫩­而柔软的­唇­瓣就这么贴着男人的微微发烫的皮肤,她不自觉地把腿盘得更紧,死死地缠住男人。
    她总算满足,连十根­精­致的小脚趾无规律地晃着,表达着主人此时的喜悦有多洋溢。
    “闹够了?”苏宴的宠溺逸出喉口,他任由女儿抱着他,大手扣住女儿盈盈一握的腰肢,另一只手从脖颈延伸至背脊,每一寸都抚过,像是在耐心抚摸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
    “就闹,不够。”苏蔓开始扭动,像只被猫薄荷迷了神智的小­奶­猫。
    苏宴狭长的桃花眼中依旧盛着温柔,只是片刻眸­色­一沉,“下去,蔓蔓。”
    苏蔓依旧是双手勾着男人的脖子,退出他的胸膛,水汪汪的眼睛与他对视,“爸爸,有没有给我带礼物?”
    “你不都自己拿出来了?”
    苏宴瞟了一眼在沙发里的粉­色­礼盒,又把视线放到她身上。
    “哼,我又还没有看。”什么礼物会比抱着她的爸爸贴贴更重要。
    “听话,先下去。”
    男人的语气少了一丝温柔,被苏蔓轻而易举听出来了。
    她嘟起小嘴,视线瞄着男人喉结处,卷着粉­嫩­的小舌头就咬了一口。
    其实她咬得不轻不重。
    苏宴似乎有些不好受,微微蹙眉,喉结的滚动微不可察地加重,他搂住她,大步朝沙发的方向走,把她放进沙发里。
    苏宴拿起一个浅­色­的抱枕盖到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拉过女儿的两只脚踝放到上面,伸臂去勾那个粉­色­的盒子。
    “看看喜不喜欢。”男人打开盒子,两指捏住那条细细的银­色­脚链。
    “爸爸送的我都喜欢。”
    苏蔓晃了晃粉白的小脚,示意爸爸给她戴上,然后自己翻了个身,去够茶几上的牛­奶­。
    凉了的牛­奶­,苏蔓不喜欢喝。
    苏宴怕她摔下去,伸手微微扶住她骨感的胯部,“戴好了,看看。”
    苏蔓抱着透明玻璃杯,喝了一大口­奶­,抬起左腿细细欣赏了一阵那根链子。
    其实爸爸送过她好多礼物,她都看得麻木了。
    “再漂亮的礼物,都没爸爸好看。”苏蔓努努嘴。
    苏蔓刚刚牛­奶­喝得太急,现在粉粉的小嘴边上挂着一圈淡淡的­奶­胡子。
    苏宴的大拇指抚上她的­唇­,轻轻一刮,­奶­白­色­随着他的动作被尽数抹去,“喝完牛­奶­就早点睡觉。”
    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一点。
    他回来之前对苏蔓说过不需要等他,但这小家伙向来不听他的话惯了。
    但这种小事,苏宴从来都由着她的­性­子。
    苏宴起身,掖好有些散开的浴袍,又弯腰亲吻苏蔓的额头,皮肤相贴时,他说,“晚安,宝贝。”
    苏宴不常叫苏蔓宝贝,只有在道晚安的时候,他才会极其温柔而优雅的挨近她,落下这一句“宝贝”。
    男人的声音低沉动听,滚烫而熟悉的薄荷气息似乎每次都能­精­准裹挟住苏蔓的心脏,然后随着她的血液蔓延至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然后,每一个细胞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识,开始安耐不住地舞动。
    “晚安,爸爸。”
    苏蔓的小手揪住苏宴的衣角,她跪在沙发里,爬起纤薄的小身子,随着绵软沙发的下陷,
    她整个人覆到男人身上,埋在世界上她最喜欢的胸膛。
    回吻他。
    她的吻落在男人的脸颊,只离那俊俏薄­唇­一个指节的距离。蔓蔓:爸爸的嘴看起来好好亲,想咬。
    我:老想描写温莎结领带,因为禁欲,因为爸爸有蔓蔓头发丝那么多的领带,嗯。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