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历史 > 风云战史之三国变 > 00237­精­巧家具

00237­精­巧家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00237­精­巧家具

奥马观海的问话让郭嘉有点被动,虽然不涉及什么了不得的关键情报,但是回答的话话题的主动权就被抢走了,心中暗骂一句老狐狸,也只能无奈的回答。
    郭嘉:“哦,那是的,我虽然没上一线,但是也知道每天都在交战,老将军要是再晚到半刻钟,攻城战就已经开始了。那个大先知之前和我们刘使君交过一次手,打平了。”
    奥马广海对于这个最后结果那是感到相当惊讶。
    奥马观海:“打平了?怎么可能?一般百步穿杨都算顶级神­射­了,我们大先知可是千步穿杨!那可是我亲眼见过的。哦~我懂了,大先知为了谋求合作,所以放水了。”
    大先知三箭平刘备的事郭嘉也是听说了的,不过汉军士兵离得远没人看清谢支白用的是铁胎弓,刘备自己又不会宣传这种事情,以至于郭嘉道刚才为之还以为那个大先知只是普通的­射­箭准而已。
    郭嘉将信将疑的问道:“千步穿杨?可是箭能飞那么远吗?老将军可别看我是个文人不习武就糊弄我啊?”
    奥马观海:“也对,你没上战场所以没法近距离看到,大先知用的那把弓是铁胎弓,寻常人别说拉开,就是背着走都困难。而大先知不仅能拉开还能瞄准,我都怀疑他小子是不是千里眼,能看清那么老远的目标。得啦,一会见了面你当面问他吧。”
    郭嘉带着奥马观海离开了汉军军营,出去没多远突然从雪地上站起来一个人,因为距离非常近了郭嘉都没发现那个人,所以那个人突然站起来时把郭嘉吓了一跳。
    只见这个人背上是一块很大的颜­色­很浅接近于白的粗麻布片,脸上也蒙着童谣的白布,只有两个眼睛的位置抠出两个洞,让这人爬到地上之后,如果不是专心寻找的话就是走很近都难以发现。
    看到来人奥马观海显得兴致很高,笑着问道:“呦!臭小子,你怎么亲自贴近侦查了?是不是盼着我被刘备给弄死你好上位呀?”原来这人正是奥马观海的副将,嫌川不辣。
    嫌川不辣似乎是对这样的摊销习以为常,会打起来也似乎是没有顾忌信口开河。
    嫌川不辣:“哎呦,老东西居然活着出来了,你说我是不是该好好失望一下啊?哈哈~大先知的人我们已经接上头了,说不定大先知已经在等着我们了。”说这话他就看到了一边的郭嘉,笑容突然就凝固在了脸上。
    嫌川不辣当然会惊呆,因为在雁门的埋伏战中嫌川不辣最大的战果就是‘郭嘉’的人头,虽然他始终不知道对手是谁,但他很确信当时他把那个阻拦援兵的汉军指挥官跟杀死了。如今竟然又看到对方生龙活虎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还和自己的主将有说有笑谈笑风生。
    郭嘉因为嫌川不辣脸上蒙着白布,所以目前为止还没认出来对方,但是对方眼神中的惊恐却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很是有些纳闷。
    郭嘉:“嗯?老将军这位将军怎么称呼?难道在下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为什么看到在下会这么吃惊?”
    这个问题奥马观海也比较好奇,嫌川不辣从来都不是个胆小的人,这个反常的反应引起了老将的兴趣。
    奥马观海:“小伙子这是咋了?这位可是咱们的贵客,你这么失礼可不好啊~”说着就一伸手把嫌川不辣脸上的面罩给摘了,这时郭嘉也看清了嫌川不辣的脸,瞬间就回忆起了那天嫌川不辣骑着战马冲过来砍他的景象。
    郭嘉:“哦~原来是你呀,难怪你会吃惊。”
    奥马观海:“啊?什么情况?”
    郭嘉:“当初在雁门城外打埋伏战的时候,我带兵阻拦后续步兵的,以至于让这位将军带领的骑兵脱节被刘使君给吃掉了,这位将军股神逃跑的时候正好碰上我,我是挨了一刀,他可能以为我当时阵亡了。哈哈~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敢问这位将军尊姓大名呀?”
    嫌川不辣:“不,不,不可能,我明明,记得,亲手···”
    奥马观海:“哈哈~嫌川不辣,这次可是让老子抓住现形啦!以后就拿这事糗你!你小子也是打了这么多年仗的,临阵杀错个人不是很常见的?士兵替将军死,换个衣服盔甲什么的不都是常见的事?”
    嫌川不辣:“啊?”
    郭嘉也笑了:“老将军猜的没错,当时我被曹孟德将军派来的人救了,不过在那之前有个士兵抢了我的衣服引开了嫌川不辣将军,为我争取了时间。”
    嫌川不辣点了点头,虽然怀疑,也就这样了。
    奥马观海:“走吧小伙子们,你赶紧头前带路,可不能让大先知等急了。”
    眼前的事情似乎已经平复,可是刚才嫌川不辣那一身白­色­伪装,悄悄接近到里汉军阵地这么近的距离郝军却毫不知觉。谁能保证在更靠近里面的地方没有奥马观海的侦察兵?这些侦察兵中如果有一个想大先知那样箭术高超的人,哪怕水平只有大先知的三分之一,那也足够在不知不觉中暗杀汉军所有主将将领了。幸亏自己刚才制止了刘备的开战意图并且牵线和谈事宜,不然的话自己说不定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保住自己的安全这还在其次,郭嘉会留意这个事情更主要还是因为这两中技能在未来的战争中存在非常巨大的运用空间,尤其是伪装这种事情,搭配上强大的情报网络,在汉人内战中用来拔除敌方将领,这几乎都是十拿十稳。
    时间不大,三人在往奥马观海的营地方向走了一阵后方向一转来到一处高坡,郭嘉远远地就看到那个挺拔俊秀的身影,披着一件标志­性­的蜀锦蓝披风。
    谢支白也远远地看见了这三人,等他们走进了之后先上前欢迎郭嘉。
    谢支白:“这位先生一定是郭嘉郭奉孝了!果然是旷世英才!久仰大名几日意见真是大慰平生!在下鲜卑族先知谢支白,这里有礼了!”
    郭嘉心里又是一惊,自己和这个谢支白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感觉上会有些熟悉?而且对方的这种热情的感觉也很异常,在对方眼里恐怕自己也是个非常熟悉的人。郭嘉在脑海里迅速的过了一遍自己所有熟悉、认识、见过一面,的人们,非常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和这个谢支白是第一次见面。
    郭嘉:“久仰大先知盛名,只是大先知看起来十分熟悉,不知我们在哪里见过么?”
    谢支白抿着嘴眯着眼睛歪着脑袋看了郭嘉一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看奉孝也是十分熟悉,或许我们上辈子是兄弟吧!哈哈~”
    郭嘉:“呵呵,大先知说笑了,如果大先知没见过这辈子的我,那么为何第一眼就认出在下了呢?”
    谢支白:“那当然是因为我是先知呀,能知未来事,能认初见人。”
    奥马观海看气氛不错,也就帮忙热闹一下,补充说道:“行啦,你们俩小子上辈子是不是兄弟,老头子不敢说。但是老头子觉得你们这辈子可以成为兄弟,你们说呢?”
    郭嘉:“老将军这话怕是有点说的早了。”
    谢支白:“不早不早,之前两军对阵时,与我相见的若是奉孝,只怕我们现在已经是兄弟了,与奉孝相见,我只觉得太晚,又怎么会早了呢?好了,闲话到此为止吧,咱们也该谈谈正事了,坐!”说着就是一摆手,后面的藏着的士兵们居然太初一张八仙桌和四把太师椅椅子上还都有狼皮坐垫,桌子中央地下有个支架,架子上是个少的很旺的火炉!
    这些新奇玩意一下就把郭嘉看呆了,在郭嘉印象里胡人用的家具应该都是傻大粗笨,只有汉人能制作会使用这种­精­致小巧的家具,而且这几把椅子的造型国家根本就是第一次见到,还有这个桌子,也是闻所未闻,那­精­妙的雕刻另郭嘉赞叹不止,还有桌子腿和横杠之间巧妙而又紧密结实的连接机关,这一切的工艺和技术都让郭嘉震撼不已。
    郭嘉指着这个桌子椅子惊得说不出话:“这、这、这···”
    嫌川不辣也好奇的凑到近前上上下下的仔细欣赏,而且因为不知道怎么用,还看着别人先坐下才知道这个椅子是怎么坐的。只有奥马观海似乎十分熟悉这些家具,直接就坐了下去,还把手伸到炉子跟前烤一烤暖一暖。
    奥马观海一边烤手一边结实到:“这些新鲜玩意奉孝也是第一次见吧?哈哈~大先知知道我哪里有不少逃难的汉人投奔,就告诉我要留意那些能工巧匠,如果发现了一定要重赏重视重用,钱从联合会议出。现在这几件­精­巧玩意都是他们做出来的。哎!说起来啊,那些工匠一开始都不会做这些东西呀?难道是大先知你教给他们的?”
    谢支白:“老将军忘记了?我也是汉人呀,我这把铁胎弓都是我自己打造的,设计个桌子椅子还不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