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星际情书 > 01

01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01

鹿枝在楼下就闻到了从自家窗户里飘来的饭菜的香气,是鹿枝的父亲鹿杨先生独一门的手艺。她双手捧着已经快堆到下巴的快递盒,在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最后一刻踏了进去。
    她松了口气,想腾出一只手去摁楼层,却看到五楼已经被摁亮,于是又缩回了手。
    接着她听到身边的男人开口问道:“几楼?”
    她笑了笑:“我也五楼。”
    话落,男人便转头看了她一眼,于是她也得以看到男人的正脸。
    几乎是一瞬间,她就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出门拿快递没有化妆。
    鹿枝毕业后在大城市里拼搏多年,虽说攒了一些钱,但也仍然扛不住想要过更好生活的压力,选择回到了家乡的小城市。
    回来后与父母住在一起,吃喝都送到手里,筹划着买房后发现老家这边房价相比大城市里简直是感天动地的实惠,日子过得清闲自在。
    不过唯一不好的是,在这帅哥本就稀缺的世界,从一个大世界来到小世界,帅哥资源自然更加稀缺。她的母亲莫竹女士也是为她的婚姻大事­操­碎了心,只是她介绍的那几个,鹿枝光是看照片就直接给pass了,见都不想见。
    而此刻她身边这位的长相,完全是放眼她历任心动的长相中,最为上乘的一位。
    她悄悄从侧后方看他,柔声开口道:“原来我们是邻居啊,我都没见过你呢。”
    男人看了她几秒,说:“我不常住这里,我父母住这里。”
    “噢——”鹿枝拉长了尾音,悄悄将本就岌岌可危的快递故意松了松,最上方的纸箱不负所望地掉在了地上,“诶——”
    男人弯腰捡起,她看到他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
    他捡起后,又伸手拿走了她手中的一个快递盒:“我帮你吧。”
    鹿枝手上瞬间只剩下两个小的,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她笑着道谢:“谢谢你啊。”
    电梯很快就到了五楼,他们先后走出电梯,她转过身:“给我吧。”
    男人轻轻地将快递盒码了上去,鹿枝再次道谢,他礼貌地回答不客气,然后两人各自转身。
    鹿枝出来时没有关门,她用脚拨开虚掩着的门,将快递盒放在地上,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身关门时刚好看见对面的门也被关上。
    “你说你一天到晚买些啥呢,天天拿不完的快递。”见她回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的鹿枝的母亲莫竹女士像往常一样数落她。
    “工作需要嘛妈妈。”
    鹿枝作为一名小有名气的美妆博主,需要不停地试用各类产品,还有不断收到各种品牌方寄来的礼物,自从她回家,家里一天就要清理一次快递包装。
    鹿杨和莫竹不懂这些,但也会注册账号每天看她的视频,刚开始他们觉得鹿枝不务正业,后来才知道鹿枝接一个广告可以赚这么多之后便也不再说什么,而是转而开始催她的婚姻大事。
    饭桌上,鹿枝咬着筷子,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转:“妈,原来对门的阿姨有个儿子啊?”
    莫竹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脑袋:“你不说我还给忘了,就前几天她还在说要把你俩介绍认识呢,她儿子跟你一样大,以前也是一中的,指不定你俩还认识呢。”
    “他叫什么啊?”
    “好像是叫……凌鹤吧。”
    凌贺?
    鹿枝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这号人物,确认自己上学的时候不认识这个人。
    不应该啊,按理说,这样极品的帅哥,高中时候她不可能错过。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又让她给遇见了。
    她笑了出来:“那那个阿姨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介绍我俩认识啊?”
    莫竹瞥了她一眼,­阴­阳怪气道:“哟,这次怎么这么积极,不嫌弃人家歪瓜裂枣了?”
    鹿枝心想,那还不是已经知道不仅不是歪瓜裂枣,而且还惊为天人了么。
    她笑得谄媚:“那不是怕您每天为我担心,我也想赶紧有个着落嘛。”
    不得不说莫竹女士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
    晚上鹿枝刚洗完澡出来,莫竹坐在沙发上吃着鹿杨切好的水果说:“我让隔壁孟阿姨把你微信推给她儿子了,你到时候记得同意一下。”
    鹿枝喜笑颜开:“好嘞。”
    莫竹又接着嘱咐道:“你可得跟人家好好聊,我跟孟阿姨关系不错,就算你们没成,也别谈崩了影响我跟孟阿姨的关系知道吗?”
    “知道啦妈——”
    鹿枝回到房间,盘腿坐在床上盯着微信的界面。
    她没等几分钟,便真的来了新的好友申请。
    这个人的头像是一只在森林中的麋鹿,昵称是ELK,麋鹿的英文。
    这么喜欢麋鹿吗?
    鹿枝没多想,看到他的验证消息——你好,我是凌鹤。
    原来是这个鹤。倒是跟他的人一样,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
    这个验证消息过于一本正经,让鹿枝笑出了声。
    她点了同意,然后发了个可爱小猫的表情包过去。
    他回复得很快,仍然是两个字——你好。
    鹿枝叹了口气,这人怎么这么无趣?
    她面不改­色­地回复——你好呀,我叫鹿枝我知道。
    鹿枝想了想,继续说——今天在电梯里谢谢你啦举手之劳。
    跟不会找话题的人聊天还真有点累。以前鹿枝那些男朋友和追求者,她说一句对方能滔滔不绝撩她十句。
    鹿枝躺在床上举着手机又绞尽脑汁跟他七七八八聊了几句,心想难道这人要女生先开口约地点吗?不能这么不上道吧。
    好在没过一会儿凌鹤便说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吗?我们可以一起喝杯咖啡,正式认识一下。
    他讲话总是像在开什么严肃正经的会议,连每个标点符号也认真严谨地打了出来,鹿枝再次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她其实很少接触这类型的男生,她从小到大喜欢的就是那种坏坏的男生,谈的男朋友更是一个比一个不正经,总之不会是像这种一看就是乖乖好学生的类型。
    不过鹿枝今年25岁,是理想和现实分得很清楚的那种人。什么人适合谈恋爱,什么人适合结婚她再清楚不过。她一直觉得自己是某种程度来说的利己主义者岁是她人生规划中的适婚年龄,她觉得需要安定下来了,那么凌鹤这一类型的人便纳入了她的参考范围之内。
    两个人约定好了时间和地点,然后互道了晚安。
    放下手机后鹿枝有点莫名的兴奋,或许是因为凌鹤那张脸,或许是觉得他一本正经的­性­格其实也极其有趣。
    但不管怎么说,她很确定自己目前对他是充满兴趣的。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