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小说 > 她是龙(GB) > 序章

序章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序章

注:本文除序章外,其余都是第叁人称———————————————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佣兵、猎魔士和行吟诗人并行;
    这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异端审判孳生黑甲与蒸汽碰撞的火花。
    这是一个充满战争和硝烟的时代,
    火药和锡丸挫败了宝剑的锋芒,诗和美被践踏得支零破碎。
    伟大的卡尔缪斯预言:
    生长于竖琴悠扬时代的王女,将渡过狭海,紧握最后的吉光片羽。
    那么我英勇的情人,
    在风铃响起的时候回答我吧,
    你是否还愿为我披肝沥胆?反反复复沉入无尽的深渊,黑暗吞没天地。
    在亘古的虚无里,我的意识几近停滞,唯有怒火不熄。
    我是谁,我是一头恶龙,臭名昭着的恶龙。
    我劫掠人类王国的王子,看他们在高山悬崖上颤抖和哭泣;
    我踞拥无尽的金银珠宝,却从不向流浪者施舍一枚铜币;
    我日夜游荡于沼瘴弥漫的黑暗森林,燃烧的火翼掠过无辜的村庄,带起滚滚的浓烟;
    我不与任何巨龙为伍,因为我觉得它们都该匍匐在我的脚下!
    人类王国视我如死敌,佣兵工会任务榜上的酬金开到了天价,无数的冒险者和猎魔士前赴后继,但我依旧活得风生水起。
    就在我以为自己的龙威将要称霸整片古泽尔大陆时,我遇到了一个男人。
    一个据说缔造了佣兵神话的男人。
    然后我就……
    死了。
    死的无声无息,死的猝不及防。
    我死的那天,正是我劫满了13个王子的时候。王子不哭不闹,还安安静静地呆在我的洞­茓­里玩金币,和其他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我很满意。很满意的我决定去雪山巨坑里泡个冰水澡,就在我刚化出龙形的时候,附近的黑暗森林里发出了一声炸雷般的咆哮。
    那是魔物的声音。
    不一会儿,那个脚步把大地踩得砰砰响的大块头就跑了出来,那身虬结的肌­肉­和遍布全身的蛛网状暗红光芒都在昭示一个事实——这起码是一头B+级以上的魔物。
    我常去人类的城镇扫荡,人类对于魔物的分级我很清楚。
    同时,在这头魔物出现的时候,我也清楚地看到了它嘴里咬着的一个人。
    一个黑­色­短发如兵刃的男人。
    他只有上半身挂在魔物的嘴外,……真是可怜。
    只看了一眼,我就转过了眼,决定见死不救。
    可就是这一眼,让那个只剩半个身子的男人捕捉到了我的存在,他两手撕开魔物流着腐臭口涎的巨嘴,苍白的胳膊一撑,下半身已然跃出。
    原来他没死。
    不光没死,男人在轻巧解决掉这头巨型魔物后竟然脚不点地地直奔我而来,然后一把抓住我高贵的犄角,跨骑在了我倒刺横生的脊背上,还特么糊了我一掌。
    “快飞。”他冷淡地命令。
    飞?!
    飞你个大头鬼!
    我瞬间暴怒了,几个纪元以来,我的恶名让最凶狠的魔物都害怕,我是恶龙,不是可以训服的宠物!别说让人骑了,别人看见我都要害怕地发抖!
    我狂怒地扇动着足以震裂岩石的火翼,但那个该死的男人怎么都不下来。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大地轰鸣的颤动。
    炙热的硫磺酸味铺天盖地。
    被白雪覆盖的火山口流出了滚烫的熔浆,附近粗壮的树木纷纷倒伏成漆黑的焦炭,方圆几里瞬间如同炼狱。
    我顿时明白了‘快飞’的含义。
    我忍着屈辱驮负起那个男人,却在掠过熔岩滚烫的火山口时恶向胆边生。
    我把他驮向了死亡。
    可就在我以为自己辉煌的恶龙生涯将再添一笔的时候,我的龙翼传来了一阵剧痛。
    撕裂般的可怕力量拽着我向滚烫的地狱坠去,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头一回感受到了名为恐惧的情绪。
    这不是人类该有的力量……
    但还没等我想明白,我已经连同拽着我双翼的男人一同投入了火山的怀抱。
    仿佛该死的神谕:
    恶龙诞生于黑暗的深渊,也终将融入地狱的熔岩。
    而我在黑暗中沉睡不醒,唯有怒火不熄。
    不会就此结束,我将归来掌控天地。“咚咚——”
    圣堂塔楼昭示着第叁纪元的钟声响起,一群白鸽扑棱棱地掠过冰堡的尖顶。
    今天是卡斯特洛第叁王女的赐福礼,圣堂广场前汇聚着从各地涌来的臣民。
    美如神迹的水晶大教堂壮丽恢弘,银­色­的玻璃顶像钻石那样反­射­光芒,每个切面都剔透晶亮。
    童子闭着眼握手于胸前,稚­嫩­纯粹的歌咏响起那是阿卡贝拉圣歌的头一节。
    我被反复吟哦声唤醒,四周的黑暗仿佛玻璃破碎般片片褪去。
    我于亘古的沉睡中苏醒。
    是谁唤醒了我,是谁赠予了我复仇的良机?
    无论你来自哪个种族,史上最伟大的恶龙将庇佑于你和你的种族……
    “吧唧——”
    一个濡湿中带着力道的亲吻落到了我的脸颊上,我呆愣愣地看着抱着我的女人。
    “您看呐,她是多么得可爱!”戴着冰封王冠的女人夸张地叫道。
    一旁的弥撒望着他们第叁王女蔚蓝如海的眼眸,举起黑哔叽袍前缀着的白­色­大十字,神­色­温柔:
    “伊利格尔坦,神赐的眼泪,卡斯特洛永远的蔚蓝之谜。”
    愿你见证所有的过去,也将祝福所有的未来。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