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小说 > 桃香公主【短篇h】 > 第一回新婚夜不让状元郎

第一回新婚夜不让状元郎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回新婚夜不让状元郎

且说某朝某代,那皇帝膝下子嗣稀薄。不爱儿子,只爱一个女儿。此女封号桃香公主,据说是因着出生时候十里桃花皆是开的艳丽,便赏此封号。
    今年来,桃香公主也有了一十七岁,正值桃李之年,到了出嫁的日子。要说桃香,不仅仅是伶俐乖巧,深得父皇喜爱,更是品行端正,经常用自己节约出来的体己钱布施天下穷人,故姻缘大事也极受关注。权衡许久,皇上把她赐给薛将军府上嫡亲长子,薛寿山。
    这薛寿山,薛将军府,又是何人?何地?且说刘家,乃是祖上战功赫赫的武将世家,战功不计其数。薛寿山的爷爷还是开国大将军,可以说一直为皇家所重用。薛寿山的父亲还是护国大将军,骁勇无比。俗话说,“虎父无犬子”,薛寿山和桃香同庚生人,是名小将,生得面如冠玉,威风凛凛,人称“小赵云”。本来皇帝想要直接册封他为少将,因着其老爹求皇上让刘宴和其他人一样参加武试,只得作罢。却不料,这薛寿山身上还真是有真功夫,一举夺得武状元,成了名正言顺的少将。
    今日便是良辰吉日,公主出嫁的日子。皇宫队伍浩浩荡荡,一路给围观的百姓分发银钱,可谓是红妆十里,热闹非凡。
    轿子摇摇晃晃,桃香却并不高兴,只不住用喜帕拭泪。一旁的陪嫁婢女替她拭泪道:“公主,别哭了。大喜的日子,哭了多不好看。叫人家看见,多丢了我们皇家威仪。”“去,一边去。”一年纪稍长的婢女走来,赶走了小宫女。看她身形修长,一身桃粉长裙,头上斜Сhā  一只银簪,虽不算十分美丽,也算是有叁分颜­色­。此女乃是桃香的贴身宫女,二人自小一处长起来的芙清。桃香看她来了,扑进芙清怀里道:“你可算来了,不知我心里怎样难受。”芙清眉间微蹙,叹道:“公主,玉体为重,切莫要太过于悲伤。”说着,把桃香扶了起来,又让老妈子拿了备下的温水来替她擦脸,再细细把妆容补好。方才开口道:“公主贵为公主,还是圣上最疼爱的孩子,哪怕出宫去,也是想回去看皇上、皇后,也是拔起脚就走的。”桃香哭道:“我不是怕他们欺负我。只是爹爹..他说他最爱我,眼下需要打蒙古,用得着薛家,他却只送我去讨好。”芙清心头一紧,本以为公主还和几年前一样,天真烂漫,却不想她如今什么都懂了。只得强颜欢笑道:“公主多虑了。先前皇上皇后给您挑夫家的时候,奴婢可是在一旁仔细伺候着哩!公主不知皇上多疼你,才不是为了借力,是真真想给公主找个好驸马呀。”桃香这才半信半疑地止住了哭。
    是夜,盛大的婚礼已毕。听着外面的动静从喧闹到寂静,桃香的心儿扑扑直跳,不停拧着手上的帕子。都说薛寿山貌美俊朗,还武功高强  ,谁知又是怎样的夫君呢?想到此处,不禁有些伤感,女子婚姻,本是一生的大事,却连夫君是甚模样都未可知。
    正想着,只觉头上一轻,慌张抬眼,真好对上眼前的少年。好一个俊俏的少年郎!看他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面若冠玉,­色­如春花。少年意气中带着一股侠气风流,一身喜服,手上一柄玉如意挑起喜帕。桃香不觉有些呆了,那人却笑了,眸若灿星,嘴角还带着两个浅浅的梨涡:“果真是称心如意。”说罢,把那玉如意放在一旁,朗声道:“桃之夭夭,宜家宜室。”桃香红了脸,却因着心里记恨着父亲安排的姻缘,只瞪了他一眼,嗔道:“说什么歪话。”
    那少年微微笑着拱手:“在下薛寿山,公主受臣一拜。”桃香冷笑:“既然你我是夫妻,为何要拜?”想着能故意为难他,却不料薛寿山面不改­色­,依旧笑道:“世上既然有君君臣臣之理,也该有夫夫妻妻之理。”桃香微微挑眉道:“倒是有趣,你展开说说。”薛寿山忽然凑前,桃香红了脸,下意识后退啐道:“登徒子。”
    看眼前人儿,借着微弱烛火一看,更是美丽动人。之前只在皇宫中隐约远远看过,乃是个清秀可人的小丫头。彼时薛寿山也只有一十四岁,只觉得心里漏了一拍一般,没想到叁年后,居然能娶她为妻。只见这美人儿面如满月,眼似秋波,樱桃小口,绿柳蛮腰,好一个玉面女观音!心里更是生出几分亲近之意,便坐在她身边道:“夫君该有夫君的模样,在外打拼,回到府上来,便和娘子举案齐眉,安心贴意过日子,并不想着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的。哪怕纳妾,也该得娘子同意。而妻子在府上,则理应掌管好府内事务,教养子女。夫君归来,若能和夫君一同谈天说地,便是最好,若是因着是女儿身,不曾读过书,夫君也不该嫌弃,能做到贤惠,实属不易。”桃香笑道:“那公婆呢?”薛寿山道:“自然应该是夫妻二人一同孝敬,怎能媳­妇­一人伺候?”桃香有些满意地眨了眨眼,薛寿山看她不那么防备,低语道:“时候不早了,公主不若早些歇息么?”
    桃香美目一横,道:“你不许和我一起睡。”薛寿山笑道:“不一床睡觉,如何有子嗣?”桃香俏脸绯红,啐道:“什么子嗣!本公主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嫁给你哩。”薛寿山也不气恼,这桃香公主自小养的娇惯,有些脾气也是正常,却只是身上火热得难受,心生一计。并不挪开,只故作神秘道:“公主,你不知么?孕育子嗣虽然辛苦,但是孕育子嗣的过程,却十分惬意。本来臣还想公主和臣一同享福,不想公主却不愿意呢。”
    桃香听见惬意,便来了兴致:“什么东西?这么惬意?”薛寿山坏笑道:“公主莫慌,只把鞋子脱了,和我  的一起放在床尾上。我们一道躺下,你便知道了。”桃香乖乖依言照做。
    绣鞋褪下,一双洁白如玉的小脚露了出来。更是叫薛寿山眼前一亮。这脚乃是一双天足,果然是备受疼爱的桃香公主,居然不用缠足。只见十个指尖莹润可爱,叫人疼惜。薛寿山大手附上她的衣裳,桃香问道:“这是做什么?”薛寿山道:“不脱了衣裳怎么睡?这身衣裳虽然富贵好看,却实在不舒服哩。”桃香觉得有道理,便闭上眼,安心叫他伺候。
    不料这大手并不安分,在少女胸前来来回回亵玩着。最要紧的是,桃香居然觉得舒服无比,微微皱眉从鼻腔里哼哼着。不知他在做什么,不过也确实舒坦。薛寿山一个才出胞胎的少年,方才见她百般娇嗔妩媚,眼里已是出火,今又见了这赤身­祼­体的模样,只是心窝里乱跳,又是动了心。像见了狼虎来吃他的一般,眼忙心乱,弄成一个木偶人了!这桃香自幼长在深宫,见了薛寿山生得清秀风流,虽是娇羞,把眼睛不住的斜觑。暗道:方才见他,有些烦他,眼下,怎的又有些爱他?
    不多时,二人便皆是光溜溜的,红对红来白对白,十分好看。薛寿山只一心钻研武艺,并不好女­色­,故长到十七岁也还是个处男身,大婚前有了­奶­娘教习,算是懂得一些门道。握着那一杆赤­色­红缨枪在那少女­茓­口磨蹭,却找不到入口,急得额前冒汗。却不知那­龟­头磨蹭少女春豆,直弄得她娇喘微微,小脚微翘,嘴里尽是痴语:“好功夫,好功夫!果真是舒服哩!”被她这么一叫,薛寿山更是欲­火­腾起,不管不顾,对准那口儿便杀将进去。
    只见:
    淡绿眉弯,恰是晚妆重画。偷觑人一点秋波,内藏着许多羞态;泄露出叁分春­色­,外安排无限风流。丁香未破雨中春,豆蔻初含枝上血。
    那桃香吃痛,呜咽哭闹起来,粉拳捶打在薛寿山胸前闹道:“骗人!痛!痛!”薛寿山吃惊,连忙拔出阳俱,只见鬼头上一点嫣红处子血,看来是破身了。又羞又悔,自己一个男儿,这般心急,居然弄疼了自己妻子,便想搂着她哄哄。不料那桃香牛脾气上来了,哭闹不已,直把薛寿山推到门外,不许进来,兀自上床睡了。薛寿山无法,只得去了客卧歇下,以一盆凉水硬生生压灭了心中欲­火­。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