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小说 > 彩云易散 > 是选择啊h

是选择啊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是选择啊h

第二场开始了好一会,顾景和才回来,纪月伸手勾了下他的手,刚想收回来,却被他一把握住,随后便把她的手指分开,十指交握,相扣。
    两个人一起并肩看向场内,大屏幕上中国选手拿下了一血,场内一阵欢呼,所有喧闹好像和这两个人没有什么关系。两个人没有人说话,顾景和摩挲着牵着的手,过了一会把她的手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手凉死了,回去吧。”
    纪月转头看他,“真走了?”
    “嗯,走吧,回去吧。”顾景和也转过头去看她,两个人四目相对,赛场里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但是顾景和却觉得听不真切,他的心里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填满,酸酸楚楚。
    纪月忽然觉得自己知道什么了,她低头笑笑,轻轻捏了捏在口袋里顾景和的手,“回家吧。”
    回去的一路上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只听见车上的音乐调频的歌声,还有空调的吹风声,闷的让人透不过气。
    纪月觉得有点闷,打开车窗靠着透气。顾景和看到后,默默地把空调关小了点,然后左手摸到主驾门上的车窗按钮,一下把纪月那边到车窗关了,“晚上吹风着凉。”
    纪月凑过去,“以为你不理我了呢。”顾景和笑起来,“姐姐,没事。”,顺手将搭在方向盘上的右手伸过去,摸摸纪月的头发,“真没事。”
    纪月心想,你明明有事。
    回到家纪月洗完澡出来,看到顾景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拿着遥控器切换频道,一个接着一个。她走过去,坐在他的身边,头靠在他的肩膀。纪月刚洗过头发,发梢的水,滴在他胸口的衣襟上,留下一圈圈涟漪,他却毫不在意,顺手拿下纪月头上的­干­发巾,一点一点帮她擦拭起来。
    “如果你疑惑什么,可以直接问我。”听到纪月冷不丁就冒出的话,顾景和手顿了一下,答到“不用。”
    纪月听出他话里的漏洞,侧过头去,看着顾景和,“所以你听到了。”这次疑问句变成肯定句,逼得顾景和无处可逃。
    顾景和偏过头去,他想躲避纪月的目光,他对自己探听到纪月的秘密而感到不安和羞愧,他如何有勇气去问。
    纪月捧住他的脸,不让他避开,两个人四目相对,她看到顾景和眼框微微泛红,不负平日的清亮,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纪月叹了口气,手慢慢地抚摸着他的眼睛、鼻子、嘴­唇­……“对不起,顾景和同学,让你难堪了。”
    顾景和抓住她的手,突然觉得像要失去了什么似得,拼命抓住她的手,嘴里急切地呢喃着,“姐姐,不要说对不起。”
    “带你去之前,我就知道会发生这些,”纪月低头,苦笑一下,“我不是一个好的榜样。”
    “对不起,我不该听信的。”他抓住她的手,在掌心里揉搓,好像这样才有实感。
    “他们说的也没错。”纪月感觉到男孩稍一顿,又复而抚摸起来,“我不是一个广义上的,”纪月侧过头,斟酌着用词,“好人,也不是一个正经人。”顾景和的肩膀放松下来,微微颤抖,纪月直起身,伸出手拥抱住他的肩膀,她靠在他的肩膀上,叹了口气,轻轻的说,“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办,那离开我是最好的选择。”
    他愣了一下,心里向被狠狠的敲击了一下心房,他埋在纪月的怀里,他只能不停地摇头,嘴里喃喃地道歉,“你不要离开我。”
    男孩小心翼翼地寻找着她的嘴­唇­,吻上去,和之前无数次或炙热,或温情的吻不一样,这次带着小心地讨好和卑微。他懊恼自己为什么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觉得纪月真的会在今夜抛弃他,而他却走不了,他的心早就绑在她这里。
    他的舌头随着女人轻启的­唇­齿钻了进去,一点一点吻蚀,直到纪月轻喘着气,他才放开她,然后吻上她小巧的锁骨和肩头。顾景和不敢抬头去看纪月,怕看到她推开自己说算了,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寻找两个人的温存,好像这样自己的真心才显得不太卑微。
    他轻轻的拉下纪月的睡衣,露出浑圆高翘的­乳­房,他低头含上­乳­头,舌头在­乳­头上轻轻打转,听到纪月轻呼了一声,伸手捏住另一只­乳­房。他感觉到纪月的­乳­头微微挺立,他知道这是她动情的表现,他把她的睡衣脱下,放开­乳­房,沿着­乳­沟一路轻吻向下。纪月觉得腹中一股暖流向下,积攒到双腿中央,她觉得身上一阵晕眩,忍不住往后倒去,躺在沙发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