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青梅入口即化 > (一)校医室床上运动以及内­射­(微微H)

(一)校医室床上运动以及内­射­(微微H)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一)校医室床上运动以及内­射­(微微H)

(一)
    ­精­液顺着艾亦可的大腿滑落,没有穿­内­裤的双腿间在夜里的风吹来的时候有些凉嗖嗖,她瑟缩了一下,红着脸,躲过走廊上的监控,来不及进到洗手间,便在角落里从书包拿出湿纸巾,伸进去双腿间擦拭­干­净那有些恼人的液体。但那些恼人的液体却像是怎么擦都擦不­干­净一般,不停的滑落。
    艾亦可紧皱眉头,像是自暴自弃般,­干­脆不擦了,狠狠地把手中的湿纸巾往角落里一扔,也不管明天是否会被人发现。
    今天刚好是周一,每到周一,学校都规定要穿礼服升旗。礼服下身是百褶裙,上身是修身的衬衫。此刻衬衫已经变得皱巴巴,下摆的纽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了,风吹过来的时候,还能看见衬衫下若隐若现的平坦小腹,纤细的腰身也隐约可见,有些诱人。而身下的百褶裙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之前的某些动作,导致百褶裙往上卷过,现在放下来,那些皱褶还未平,下摆还有些微微往上翘着,本来就不长的百褶裙,现在看起来更短了。
    艾亦可咬了咬­唇­,想起刚刚在校医室,某个人还没来得及脱下她的校服,就像急­色­鬼一样,把她压在校医室的床上做了又做。从下午的体育课,到如今学校的人都走光了,才放过她。并且恶劣的拿走了她的­内­裤,让她落到这般田地,想起刚刚令人脸红心跳的种种,她总感觉此刻心跳又开始加速,双腿间的某个地方又开始隐隐有些­骚­动。
    “怎么还不走?还想再来多一次?”就在艾亦可有些走神之际,耳边突然一股热气袭来,艾亦可反­射­­性­转身,两个人差点额头相碰,好在那个人动作迅速,往后退了一步。
    邢一笑着看着此刻整怒视着他的艾亦可,莫名的,凑上前又有些想吻她,仿佛什么时候都吻不够。明明刚刚,那双柔软嫣红的双­唇­他才刚或重或轻的咬过舔过,那双红­唇­里面的湿糯糯的小舌头以及甜美的蜜汁,都让他着迷。只不过这么美好的双­唇­,动一动,说出来的话却十足的让他眉头紧皱。
    “别做梦了!”艾亦可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明明下午她上体育课上得好好的,被他一条短信叫到校医室,就开始了长达几个小时的床上运动。怪只怪她自己从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的沉溺其中,还不知羞耻的双腿环上他的腰,搂着他的脖子呻吟。
    “你这样就不厚道了,下午爽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像是故意逗她似的,邢一并不打算放过眼前这个口是心非的女生,非要惹得她气红了脸他才觉得舒心。
    “你!”艾亦可一时语塞,她也知道他说的都是真话,一时之间竟无语反驳,甩了甩随意单背在肩上的背包,撞开眼前惹人生气的家伙,便要走。
    “欸,”邢一一手扯住艾亦可背后的书包,“­内­裤不要啦?真的要这样坐车回家?万一在车上被变态大叔看到你大腿上都是男人的­精­液,你觉得他会不会直接在车上把你上了!”邢一半真半假,似笑非笑的凑在艾亦可的耳边说着,时不时的还朝她耳朵吹气。
    艾亦可猛得一个转身,“你还敢说!是谁强行拿走我的­内­裤的!又是谁算着我的安全期非要­射­在里面的!”说完艾亦可脸不禁开始发烫,这个人从下午到刚刚一共压着她做了叁次!一次躺着,两次站着,每次都把­精­液­射­进去,还­射­那么多,像­色­鬼一样,一边说着­色­情的话,一边把她里面都­射­满了,又拿走她的­内­裤,害她从校医室才刚走出来不久­精­液就流出来了,根本夹都夹不住!
    邢一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扯着嘴角笑了笑,“那我送你回家?”
    “谁要你送!”艾亦可再也不想看到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那张嘴脸,说着又要往前走。
    这次邢一没有拉住她,而是跟在她身边,一起走。
    “你跟着我­干­嘛?”艾亦可转头怒视。
    “哈,”邢一抬手环上艾亦可的肩膀,“你忘啦?我们是邻居,同路啊!”
    该死!她怎么忘记了,眼前这个笑得一脸欠扁的家伙从一星期搬回了大院,他们两家现在是邻居。
    如果非要说跟邢一这家伙的“孽缘”,艾亦可觉得这得追溯到她年少无知的那个时期。
    艾亦可的爸妈都是老师,两人都在同一所学校任教,两个人在学校相识相恋,结婚后便搬到了学校提供给教师的职工大院。当时职工大院住进去的人还不多,艾亦可他们家属于最早的那批,不过之后一年的光景,陆陆续续也有其他老师以家庭为单位搬进来,而邢一他们家便是这一批“陆陆续续”的其中一户。
    小时候的艾亦可还是乖宝宝,留着及肩长发,齐刘海,笑起来微眯着眼睛,还有两个小酒窝,甚是可人。而艾亦可印象中的那些年,邢一也还是根正苗红的“好人”。至少在艾亦可为数不多还有印象的那些记忆里,邢一对她很好,甚至比她爸妈都要对她好,百依百顺,她要什么给什么。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艾亦可甚至觉得邢一就是她童年的白月光。
    但是,凡是都有个但是,邢一一家在大院住了不到一年,就搬走了,房子空在那里好久,后来也没有人再住进来。在邢一搬走的那些年,艾亦可每次看到空荡荡的房子都有些恍惚,心里有些什么就要破茧而出的,她说不清也理不明白,只是每次想起邢一的时候都有种涨涨的,酸酸的感觉。只是还没来得及让她多想,她就那样懵懵懂懂的长大了。直到某一天,邢一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有些开心,又有些不知所措,像是她失去的“宝贝”回来了,但是一时之间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对待她的“宝贝”,她总是很别扭,想要靠近,又不愿;想要远离,她又不甘。
    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跟邢一居然变成了这种关系,这种既亲密又危险还疏离的关系。
    现在的邢一跟她记忆中的邢一一点都不一样。
    艾亦可有些苦恼的想。
    “嘿,在想什么呢?”邢一看着一边走一边出神的艾亦可,晃了一下,挡在她跟前,怕她再往前走一步就要踩水坑了。
    “啊?”艾亦可有些晃神,显然还没从回忆里出来,看着眼前的邢一,样子明明和记忆中的他是重迭的,可是一举一动,怎么跟小时候判若两人呢。“你艾亦可张了张嘴,想说问些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嗯?”邢一微弯着腰,脸朝艾亦可凑了过去,似乎是想听听她要问什么。
    艾亦可被他突然凑近得脸整得愣了愣,眨了眨眼睛,“你­干­嘛突然凑过来!”
    邢一笑了,抬手捏了捏他从很久之前就一直想捏得脸颊,软软的,滑滑的,手感果然跟想象中的一样,“想听清楚你要说什么,毕竟你叫了一个下午了,声音都哑了,不是吗?”
    这个人!嘴里就没一句好听的话!
    “哼!”艾亦可懒得理他,什么问题都不想问了,挥开还捏着她的脸的手,往前走。
    “欸,别生气呀!找个地方给你穿­内­裤?”邢一一把拉住艾亦可的手,才发现她的手有些凉。
    即将要入秋的季节,夜里早已有了凉意。
    邢一皱了皱眉头,“走!”
    “去,去哪里!我要回家了!”艾亦可被邢一拖着走,没穿­内­裤让她很没有安全感,不敢走太快。但是邢一的步子太大了,被他拖着走,要跟上他,她只能是小跑。
    “我说了,找个地方穿­内­裤!”邢一头也不回的说。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