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灰姑娘的橄榄汁 > Grapefruit-西柚

Grapefruit-西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Grapefruit-西柚

左等右等,都没等到夏槐已读他发的挚友圈。他一个人生着闷气,哪怕冷静过后,知道夏槐是在赌气,他心里也非常不好受。可他又是个不愿意将矛盾暂时搁浅的人,他在房间里踱步,急得团团转。
    十分钟后,他抱着枕头薄被下楼,从客卧找出了一张榻榻米,他把它铺在夏槐房间门口,躺下来,支着一条腿面朝窗外,打起了盹。
    夏槐半夜起来换卫生棉,要不是因为她若有所觉地朝地板看了一眼,不然她差点就要踩到在她房门口打地铺的人影了堵在她门口本来就是为了防止她半夜落跑,她一打开门他就醒了,但他故意不睁开眼,假装自己睡着了。果不其然,夏槐以为他睡得正香,就蹲了下来。
    她的呼吸很轻很轻地打在他赤­祼­的胳膊上,像蒸拿房里的水雾一样温吞,却引人发热。Chris闻着她身上若有似无的体香,好想亲亲她。
    然而夏槐并没有停留多久,她似乎只是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睡颜,便从他脚边绕过,去洗手间了。
    在这期间,Chris纠结了好一会儿,自己是继续装睡,还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闯进夏槐被窝里,她要是抗议他就说自己是来暖床的。
    啧,大夏天的暖床,会不会太热情了些s为自己的厚脸皮感到害臊。
    “你打算在这里装睡到什么时候?”
    回房看到Chris仍然一动不动躺在地板上“摆烂”的夏槐忍不住出声,她知道Chris是在跟她服软求和,但这未免也太折煞她了。显得她很小气不讲理,故意给他吃闭门羹似的。
    “你不是说,今晚要我回自己房间睡吗?”Chris也不装了,撑起身坐起来,腹肌的轮廓随着他的动作透过单薄的背心显现出来,他抓了把凌乱的短发,表情有些苦恼,“可我怎么睡得着啊?”
    夏槐蹲下身,要坐在地板上,却被Chris攥住手腕,往他睡过的榻榻米上一拽。软垫上残余着他的体温,他用薄被盖住她的腿,两人呈九十度夹角各自占据一边,用这种诡异的方式促膝长谈亲口给夏槐解释了和在念的时候­唇­形相似这件事,然后小小抱怨了一下他发挚友圈给她独一人看她却没有理会这件事。
    “你不会用你账号follow我了吧?”
    “当然没有,我知道你不想被人知道你就是Cinderella,所以我很谨慎的!”说完Chris才反应过来,夏槐可能忽略了一件事,“ins不用关注对方就可以发仅对方可见的挚友圈。”
    “还可以这样子啊……”夏槐想起一些往事,“我和之杭之前共用过一个账号,那个帐号里发的都是我和她的丑照。”
    “听上去比仅你可见的挚友圈更方便。”Chris不打算偏移重点,他继续问自己想知道的事,“我先跟你说抱歉,但我还是感觉到一些微妙的变化,我觉得你的生气来得有些突然。”
    “可能是因为生理期,激素影响了情绪,那我才要说抱歉摇摇头,“不是直观意义上的情绪反馈,更像是被我触及了心事,很别扭的感觉。”
    别扭。
    他形容得非常到位。
    夏槐反思自己当下为什么会气昏头,就连他的解释她都不想听呢?
    因为他说,“你先保证你不会生气,我就告诉你。”
    夏槐潜意识里觉得,这是一种变相的要挟,仿佛在勒令她,“我已经要你保证不生气了,你知道真相后就要无条件退让,不可以生气。”
    她不是一个强势刁蛮的人,但他假设了她一定会生气的前提,这种假设让她不悦。
    如果可以直接说,就好了。
    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百转迂回,各自瞎猜。
    夏槐跟Chris沟通完,Chris反过来安慰她,“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你果然不会是无缘无故生气。”
    “我下次会注意的。”夏槐深知自己也有问题,不能是Chris一味忍让,“对不起,用了一些偏激的中文说你。”
    “例如不守男德?”
    一回想起这段,夏槐就尴尬得十根脚趾都蜷缩起来,她轻拍了Chris一记,像在撒娇,“不要说了啦!”
    “好,”Chris大度地将这一页翻过,凑近她染上两朵红晕的脸蛋
    夏槐缩着下巴后退,“No……今晚没有心情。”
    意料之内的回答耸了下肩膀,起身收拾床铺,临走前他专注地看着夏槐,真挚地说:
    “那我明天再问一遍。”
    周日是Chris答应了要陪父母做礼拜的日子。
    王序和温双双见他春光满面地去开车,便知他和夏槐应该已经和好如初了。出门前夏槐还在睡觉,她本身也不是信教徒,大家就没有打扰她的睡眠。
    临近中午要回家前,一家四口去超市采购,Chris问夏槐想吃什么,她说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于是他给她挑了一袋新鲜饱满的西柚。温双双看到Chris给夏槐买的西柚,神秘兮兮地问儿子,“你知道grapefruit的中文是什么吗?”
    “葡萄柚?”Chris知道夏槐喜欢吃这个,芝加哥家里的冰箱,因为她这个爱好多了一股清甜的香气,Chris不喜欢葡萄柚的酸涩,还跟她提议过能不能换成甜橙。
    “是西柚!”
    “哦,别称。”Chris毫不在意地去挑他喜欢的甜橙,还挑到一个表面凹凸不平的丑橙子,他举起来给不远处的Arthur看,“看!橙子长了­乳­突肌还没看清楚他哥手里的橙子,就看到他们家母上大人恨铁不成钢地给他哥后脑勺来了一铁拳。
    “傻冒!你真的没救了!”
    “妈妈!我都多大了!你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痛殴我!我要跟爸爸说你家暴!”
    “好啊,那你让王律来跟我打官司啊!”
    闻声赶来的王序第一时间站好阵营,“温律,息怒!”
    回家后,温太后没收了Chris那一袋“葡萄柚”,只挑了两颗看上去红润可爱的丢给他,让他去送给夏槐。
    夏槐在树林里晒太阳,连日来的­阴­天剥夺了她每日在阳光下看书的习惯。她爸爸说,自然光照在书页上,文字就变成了带着光影的记忆。这是她第一次尝试在树林里看书,树影幢幢,伴着风的形状掠过泛黄的书页,哪怕不阅读内容,美好的风景也已令她大饱眼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只见他一手拿了两颗西柚,一手拎着他们俩的午餐,健步如飞地向她走来。
    “送你。”Chris谨遵母上大人教诲,先把西柚塞到夏槐怀中,她没接好,西柚被她手里的诗集夹住,他手忙脚乱地道歉,要去帮她拿一个西柚,夏槐抱着书连带西柚一起躲开粲然笑开我帮你拿一下而已!”
    夏槐望着他的笑容,也绽放出一道温柔又灿烂的笑容看到他心心念念的那两道月牙,又出现在了夏槐清秀的眉毛下,上面一对笑眼,下面贴着一对卧蚕ruits!”夏槐俏皮地把两颗西柚举起来,考验Chris对“谐音梗”的理解力聪明如Chris终于明了他妈妈要他只送两颗西柚给他未婚妻的深意  西柚
    温暖明媚的阳光照­射­在长岛这片茂密苁蓉的树林里,在这对相视而笑的男女手边,翻开的书页上写了这样一首诗——
    他的微笑轻柔优雅
    像旧象牙上的光
    像乡愁,像一场圣诞夜的初雪
    落在黑黑的村庄,像一块水苍玉
    纯然被珍珠环围,像月光
    在一本心爱的书上
    《里尔克诗全集》陈宁(Dasha)译
    #就在明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