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小说 > 傲梅雪中殇(NP) > 31.又遇周葵

31.又遇周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31.又遇周葵

江熠吹熄了烛火,房内瞬间乌黑无比,借着微弱的月光他小心翼翼捧着熟睡女子的脸,再次难以自抑地吻上她闭合的­唇­。
    一只手探进她衣服里,在柔软的山峰上纵情游走,软趴趴的­乳­尖瞬间变得硬挺,被他在指缝间肆意挑逗、揉抓。
    “嗯……”即使在睡梦中,她的身体依旧敏感。
    这声呻吟最为致命,江熠的下­体­迅速起了反应,隔着亵裤鼓起一大块。
    想起她说过身体不舒服,也就没有再往下深入,一直吻着她的­唇­,摸着她的胸。
    直到他忍无可忍时,便自己手动撸起了那硕大的­肉­­棒­,马眼处早已溢出些许体液,手飞快地来回抽动。
    房内满是男人的低喘声。
    他从来没有这样­性­欲大涨过,手上的速度快如疾风,­肉­­棒­依旧向上高昂挺拔,却怎么也­射­不出来。
    他几乎要疯了。
    于是他便握着芩子清的手同他一起摩挲,看着那小手只能勉强握住他的柱身,他的呼吸又沉了几分。
    想象着她被压在自己身下的画面,腹部腾升起一股暖流,在最后冲刺的手速中终于喷­射­出大股­精­液,两人的手满是泥泞。
    而昏睡的芩子清一无所知。
    男人倒在她身旁,结实的胸膛因喘息而此起彼伏,他偏头又一次吻上被蹂躏红肿的嘴­唇­。
    这种感觉,让他眷恋。
    天刚破晓,芩子清揉着昏涨的脑袋从床上爬起来,她发现手上异常黏腻,还隐隐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道,空气中弥漫着­淫­靡的气息。
    侧身一看,江熠躺在床上,此刻正呼呼大睡。
    她赶紧低头往下看,衣襟大开,腰带还堪堪地系在腰上,下­体­并没有传来不适的感觉,这才松了口气。
    掀开被子下床时,无意间看到江熠下­体­­祼­露在外狰狞的壮物,她下意识大叫了一声。
    这声尖叫瞬间把他吵醒,睁眼却看到她慌乱向门跑去的身影,他没有追上去,而是撑着半边身子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正端着水盆走来的如春,差点迎面撞上从房内出来的芩子清,瞪大着双眼疑惑道:“小姐你怎么出来了?”
    她赶紧拉走如春,撒了个慌:“江熠还在房内,我怕……吵醒他。”
    “姑爷?”如春瞬间笑了起来,“我就说姑爷怎么会冷落小姐,看谁还敢乱说。”
    如春单纯,喜欢把事情想得很简单。
    芩子清也不打算解释什么,赶紧用清水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些,她现在未束发换衣,好在此时还很早,并没有什么人。
    “小姐,我去拿衣裳和钿合金钗过来。”
    “嗯,要尽快些。”
    名门世家最注重仪表,容不得半点疏忽,要不是受到惊吓,她也不至于不顾形象跑出来。
    她双手交叉于胸前,眺望着远处的湖景,大雾四起,朦胧的天和湖水相融。
    突然肩上无故多了件衣衫,还以为是如春的她依旧沉浸在湖景里,伸开双臂道:“你给我穿上吧。”
    那人动作明显一滞,但很快照做了起来,将衣衫套进她身上,双手轻缓地勾勒出她身体的轮廓,有意无意地轻抚。
    芩子清感觉到不对劲后,转头瞧见那张在她面前放大好几倍艳绝的脸庞,她赶紧与他拉开一段距离。
    周葵浅笑道:“嫂嫂,大清早地在这赏景吗?”
    她脸红垂下眼帘,经历第二次惊吓的她脸­色­更白了,敷衍道:“是啊……这边风景不错。”
    “小姐……”如春抱着堆东西跑来,她疑惑地看着小姐身旁雄雌莫辩的美人。
    他先行打了招呼:“你好,我叫周葵。”
    如春听到他的声音后,又是一脸震惊,但心底又惊羡他那比女子还要美丽的脸庞。
    身形清矍,宽肩窄腰,一袭妃­色­长裙,妖而不媚,艳而不俗,不沽名钓誉。
    “你好,周公子。”如春笑咧开了嘴,被这美貌霎时俘获了芳心。
    看着如春怀里抱的一堆胭脂水粉,钿合金钗,他脑海猛地冒出个想法:“嫂嫂可是要梳妆?”
    接着又语:“不如我来帮嫂嫂簪花吧,我簪花的手艺可是数一数二,很多达官贵族的小姐花重金请我去,都未必能请得动我。若是嫂嫂的话,我愿意无偿为你簪花。”
    芩子清犹豫了,愣在原地思虑许久。
    而在一旁的如春早就心动不已,连忙对她劝说道:“小姐,不如就让周公子试试吧?就只是簪花而已,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哪个女人能拒绝一切可以变得美丽的事物,芩子清终是点了点头。
    他们几人去了旁边的亭子,芩子清端坐在石凳上,周葵打开了如春带来的镜匣,从中拿出一把木梳,然后站在她身后开始梳发。
    他边梳边说起了话来。
    “嫂嫂这样的佳人应该选个好夫婿,怎么就嫁给了表哥这样的人?”说着他哀叹了一声。
    她淡淡道:“圣命不可违。”
    “那嫂嫂可了解过表哥是什么样的人?”
    芩子清轻晃了几下脑袋:“不算了解。”
    如春见有八卦听,立马将身子前倾,在一旁竖起了耳朵。
    “我若说了,嫂嫂可不要生气。”他时刻关注着镜子里她的反应。
    “不生气,不妨说来听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