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小说 > 蓝莓指尖(百合GL) > 第一颗蓝莓“小马小马”

第一颗蓝莓“小马小马”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颗蓝莓“小马小马”

蓝莓指尖(第一章)
    周五晚上九点之后。
    客秾在西城一中门口看到了穿着短裤T恤的甘宁。
    短发把耳朵和整个后脑盖得严实,最近头发有了长长的趋势,她微微低头时,脑后一层薄薄的碎发几乎遮住了半个脖颈。
    宽大的T恤遮不住她的细瘦,空荡的袖孔下胳膊肘的骨头突兀得吓人。
    客秾再看向身边因为周末褪去宽大校服,穿着短裙、小皮鞋,罩着一件略显宽松却仍旧将花苞样儿的身体曲线展露无遗的女孩儿,顿觉她这几年是不是把甘宁­性­格养偏了。
    甘宁看见她出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泄了一点笑,动身向客秾走来。
    周五晚上的学校门口人来人往,小电驴横冲直撞,甘宁走得不算顺畅。
    越过人群,在夜­色­与泛红的灯光下,她看到穿着有点蓬的白裙的客秾正低头和人说话,她身边的人被一辆车挡得严实,客秾凑身倾斜,一半的身子也渐渐掩进白­色­的车后,脖颈被身后LED屏盖上了一层朦胧的淡光。
    小电驴刺耳的喇叭声滴滴嘟嘟,人群那边的客秾伸过手在白­色­车子后面不知做了什么动作,身子直起一点来,露出半张脸来,圆圆的双眼带着浓浓笑意。
    甘宁脚步稍快,略带无礼地拨开人群冲过去。
    还隔着几步路,客秾毫无预兆地看过来,圆眼笑得猫咪一样,把左肩上的托特包拉下来换到右手。
    甘宁走到她身边,她正好把左手伸过来,甘宁毫无犹豫牵上去。
    离得近了,甘宁才看到藏在车后的人——一个面­色­微红的小女孩。
    客秾在一中做地理老师,女孩儿似乎是她的学生所以这一周把最后一个章节的新课上完,下周就要复习前面的章节了。”
    客秾和旁边的女孩说着话,察觉到牵着的这只手有些凉,不自觉把人拉近了点,牵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腹部,两只手都包上去暖着。
    甘宁低头又凑近了些,缓慢又艰难地把目光从客秾脖子上移开,耳朵伸着听客秾和那个女生说话。
    身后校门内传来女孩子的尖喊声,似乎在叫一个名字。
    客秾身边的女孩闻声,边笑边转身,踮着脚招手,又转向客秾,面­色­更红了些:“客老师,青青来了,那我先走了。”
    客秾也笑说:“少玩一会,门禁之前记得回宿舍,注意安全。”
    那女孩迫不及待要走,还是按捺着道了谢又道别,飞快转身跑了。
    客秾这才松了力,长舒一口气,“和他们说话,很明显能觉得我和十几岁的孩子确实是有代沟。”
    甘宁牵着她往出走,问:“今天周五,怎么这么晚?”
    客秾:“今晚学校开了个会就到这个点了。会开得突然,我忘告诉你了,晚饭吃了没?”
    甘宁:“没吃,我做了红烧­肉­,回去吃点?”
    客秾眼睛瞪得更圆,两只手一起抓着甘宁,愤恨哀叹:“夏天都到了,我不能这么罪恶!”
    甘宁停下来看她——她的眼睛是内双,眼皮有点肌无力,垂下来遮住了一点瞳孔,脸上没有极明显的表情时,她的面相颇有些冷惧。
    但和客秾说话,她故意低垂着眼,缓声说:“我今早没课,早早起来去买了­肉­,下午上完课立马回家,做了好久的,是你爱吃的带点甜味的红烧­肉­。”
    分明语调还是冷的,客秾却心疼得不得了。
    “下次不用这么麻烦,周末我在家,我们一起做。”
    甘宁笑着抬头,把手摸进客秾手心,两手相扣,“想让你回家就能吃上饭。”
    话锋一转,她又看向客秾的腰:“你正常吃饭,不会胖的。”
    说完立马将眼神移开,伸手摸了摸鼻子,一副那一段腰上长了刺的模样。
    客秾没看到她的动作,即使看到了也不会觉得甘宁是在心虚。
    她今天穿了一件宽松廓形的裙子,布料不挨皮肤,其实腰身不算明显。
    甘宁这么说,她便用手掐着腰,微微挺了挺身子,不算小的胸部昂起,正凑在甘宁T恤袖口附近,微微擦过甘宁手肘,“过了25岁,就要时刻注意着点身材了,不然很容易就掉入发福的陷阱。”
    她掐了腰还不算,说话之间,手绕着腰从前到后摸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看来每周去叁次健身房还是有效果的,你摸摸看,腰上的­肉­­肉­只有薄薄一层。”
    这里的方言喜欢说迭词,客秾说话之间也不自觉带着一些在甘宁看来很可爱的迭词。
    客秾盛情邀请了,甘宁也手痒,直接伸手过去绕到她后腰处,先摸到了凹陷的脊骨,手掌慢慢贴上去,盖住了她多半的腰,隔着一层裙子,皮­肉­相挨渐渐生热,甘宁在热意大生前移开手掌,滑至左边,轻轻扣住那片盈盈腰身,象征­性­地动了手指感受一番,嘴里满是同意:“都剩下骨头了,别减了,回家吃­肉­。”
    说完之后,把仅剩的一点良心泯掉,也不撤手,揽着客秾的腰推她往前走。
    呼啸而过的小电驴和扬长而去的喇叭声盖不住甘宁的心跳。
    身后的LED灯滚动着,照出了甘宁微红的面­色­,她另一只手Сhā进裤兜里偷偷握拳,冷汗沁湿了手心里一小片裤子的布料。
    客秾边走边说:“你晚上也没吃饭,饿不饿?”
    甘宁抿抿嘴,“有点饿。”
    客秾拉了拉她的T恤,加快了脚步,“那快回去吧,我其实也饿了。”
    一中门外长长的人行道两边几乎停得满满的都是小电驴和自行车。
    客秾之前骑电瓶车时出过一场小小的车祸,后来再不愿意碰电瓶车了——坐倒是能坐。
    甘宁眼神好,准确找到她的小电车,在路边接到客秾。
    车子渐渐驶开,大道宽阔笔直。
    夏日的夜风吹起路边女孩的裙摆,又轻柔地抚平,最终只是穿过披肩发,扫一下细细的脖子,换来女孩一句喟叹“这风好凉快”。
    /
    回家之后,家里还飘着红烧­肉­的香味。
    客秾去卧室换衣服,甘宁进了厨房。
    先去看了看锅里红烧­肉­的状态,又从冰箱里取了一盒沙拉出来,在水槽里仔细清洗。
    客秾换了舒服的家居服,是一件棉质的吊带睡裙,去了束缚的胸前垂着两团颤颤的­乳­,家里的空调温度开得低,于是衣服上印出来两个点。
    “小马,我好饿好饿好饿。”
    甘宁属马。
    全世界只有客秾一人这么叫甘宁。
    甘宁在厨房里把洗好的沙拉装进大碗里,端出来在客厅的桌子上——既是两人的书桌,也是餐桌。
    说是沙拉,其实也只是各­色­的蔬菜混杂着,并没有沙拉酱料。
    客秾不喜欢沙拉汁,吃蔬菜宁可­干­嚼。
    甘宁正在桌角收拾客秾散落的笔、书、文具之类,客秾走过去靠在甘宁背后。
    双­乳­毫无顾忌贴在甘宁身上,手越过甘宁在大碗里拈起两片芝麻菜,一根喂给甘宁,一根叼在自己嘴角。
    边嚼边往甘宁身上贴,黏糊地说:“谢谢小马,我去端饭。”
    客秾走了。
    甘宁撑着桌子有点不敢呼吸,后背僵得厉害,嘴里的一根芝麻菜怎么都嚼不动。
    客秾在她身后的厨房里叮叮咣咣盛饭、拿碟子,喊着问:“小马,你的­肉­要几块?”
    甘宁回过神来,站得蹦溜直,清了清嗓子回答:“有叁四块够了,微波炉里还热了一点上次的蔬菜咖喱。”
    客秾:“ok,那我也只要四块。”
    又是一阵叮咣,微波炉时间到了之后响亮的一声“ding”,拖鞋在地上吧嗒吧嗒两步,微波炉门被拉开,厨房里的人嘴里吹着气“咝呼咝呼”,又是拖鞋吧嗒,盘子被搁在流利台上的声音,抽屉被拉开,餐具们被拨动,铁器叮当……
    一会之后,客秾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出来,两个一模一样的盘子被她轻轻放在桌上,每个盘子里浓酱明亮的五花­肉­五块,随意盛好的白米饭,间着红­色­的胡萝卜和绿­色­西兰花的咖喱只盖住了米饭一角。
    甘宁见没有餐具,站起来要去拿,却看见客秾睡裙小腹的位置,原本是一个小小的兜,现在里面倒Сhā着两双筷子,两个汤匙。
    客秾炫耀地晃了晃腰,“我多机智”。
    两只胸随之左右摇摆,荡出一段可爱的波浪。
    甘宁忍不住笑了,往她惹眼的胸前看了看,把不堪重负的小兜解救出来,扯了两张消毒纸巾擦了擦餐具分开放好。
    电视里放着樱桃小丸子,两人终于开饭。
    饭后客秾收拾桌面,甘宁拿了些提子和蓝莓去洗了。
    两人站在厨房聊天,把一小碟水果吃­干­净,碗洗好,在沥水架上滴滴答答。
    客秾忽然拨了拨甘宁脑后的头发,“头发长了。”
    甘宁甩了甩头,前面的刘海前几天客秾刚帮她剪过,长度正合适,后脑的头发有点扫脖子,确实长了。
    “明天去剪。”
    她十四岁之后,只留短发,最长不过脖子。
    客秾在她后脖处摸到了一点凉凉的薄汗,于是借着她弯腰擦拭洗碗池,拢了拢她的头发,露出了两只白皙的耳朵。
    耳后清晰可见有大片泛红的陈年疤痕,绵延至头骨,所至之处,红­色­的­嫩­­肉­和青筋交错。
    黑发在头皮上一片一片斑驳着,甚至还有可怖的缝线留下的蜿蜒痕迹。
    今年的夏天来势汹汹,不过六月初,已经很热了。
    客秾把甘宁盖住整个头的头发拨松,捋了一把她后脖上的汗。
    冰箱里有早上放进去的冷泡茶,客秾取了一只杯子,倒了半杯,自己尝了尝,喂给正在洗抹布的甘宁。
    “在家里就你和我的话,头发稍微扎一扎怎么样?”
    甘宁把嘴里的茶咽掉,冰凉的水顺着食管一直凉遍全身。
    她思索着,把手里的小块布拧­干­水,也搭在碗架上。
    之后转头看着客秾,“那你帮我扎。”
    一双圆眼,听到她这么说,几乎笑成了一弯柳叶————
    作者碎碎念:《关于我开新文居然又写了一位老师这件事》
    主要是作者本人对现存的各个行业了解不深(又懒得去查各种资料),所以写一些自己熟悉的。
    还是一篇很短的文,现在大纲还没写,但是我先撸了一章出来,因为我发现我不先写一章定个调的话,不知道怎么写大纲……所以第一章也给各位试试水。
    还有,两位主角不是双节洁嗷,介意的慎入。(有一位不是已经定下来了,另一位我还要找找感觉。)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