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山与海(妓汝与嫖客) > 初始

初始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初始

秦子良的名字来自爷爷的祝福,可惜这个名字并不符合他本人的­性­格。当然这一切来自于他极度优渥的家庭。一个需求永远都被满足的人,很小开始就感知到人与世界的无趣。
    林臻是一个偶然的邂逅,她在高级会所里出卖第一夜,秦子良正在欢场里喝着洋酒,酒醉金迷的世界在变换的灯光中看起来像一无边际的幻象,与他同行的富家子弟跃跃欲试地要破坏这一抹清纯,秦子良连翘着脚的样子都那么优雅,身上西装再合身不过,他懒懒地瞥向挤出笑容的林臻。
    林臻心跳得很快,男人们的眼神赤­祼­­祼­地看着她,她勉强地维持着职业笑容,介绍自己是一个高中生,初吻还在,没有过男朋友,叁­色­交换的光打在她的脸上,带她来的浓妆女人关掉包厢里的闪灯,稳定的暖黄­色­灯光让男人们更清楚看到这张淡妆的脸,并没有多漂亮,只是她的青春让禽兽们想破坏她的懵懂,毕竟破坏别人的人生,真是让人无比着迷的快感。
    “哪个高中的啊”,向东洋指间夹着一根烟,他也不抽,就让它烧着,烟灰落到地板上。
    “庆良”。她很快回答。
    “哟,巧了,这是秦同学的学校”,向东洋暧昧地看向秦子良。他随意将剩下一半的烟丢地板上,很快有人出脚帮他踩灭。另一个人点着烟递给他,向东洋抽了一口,喷在坐他旁边的秦子良的脸上。
    “滚”,秦子良把脚踩在茶几上,微仰着头。
    “别气啊”,向东洋伸手帮他散开烟雾,向林臻的方向努努嘴。“这个要吗?”
    “叁天两头就有人来这里卖身求荣”。向东洋走到林臻旁边,笑眯眯地扯住她的头发往后一拉。“开价啊”。
    林臻被逼仰着头,不规律地呼吸着,伸手握住自己的头发,嘴角眼角抽动让她的样子看起来楚楚可怜。“10万”。
    “便宜啊,秦子良你到底开过荤没?”向东洋扯着她头发往沙发走,推了她一把,把她丢到秦子良身上。“我他妈都怀疑你­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去,这钱我给了”。
    秦子良没有推开她,林臻摸着头头,僵硬地坐在他身上,他身上有一股味道,像是某种木香混着酒,淡淡的、­干­净的味道。她放开头发,大胆地拿过秦子良手上的酒,仰头喝完。她的酒量是练出来的,家乡习俗里常喝酒。就是很容易上脸,脸上、耳朵尖红扑扑的。
    “这儿脏,晚上玩够了我让我司机送你那山顶房子去”,向东洋熟稔得像个拉皮条的。
    秦子良不发一言,手指不紧不慢地敲着膝盖。林臻不知道他这是同意了还是拒绝了。包厢里的闪灯又开了,音乐响起,林臻就着那个姿势伏在他胸膛上,不小心在白­色­的衬衫上留下口红的印记,她下意识去抹,没能抹­干­净。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