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小说 > 【光与夜之恋】这是一款我的问题 > 【陆沉】就要吸血鬼

【陆沉】就要吸血鬼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陆沉】就要吸血鬼

就……想写写这样的陆沉,但是俩月了也没想好中间这段写啥,放上来看能不能激起补完的动力。
    陆沉在拉大提琴,藏在提琴后的高大身躯显得有些纤瘦。他的衬衣袖子撩起,露出一截小臂,纤长的手指拂过琴弦。
    不算大的空间被大提琴深沉优雅的低吟填满,可你的目光却紧紧追随着演奏者。陆沉闭着双眼,室内灯光在他眼眶打下一片­阴­影,让他时刻都浅浅勾着的嘴角的轮廓更加明晰。
    你看不清楚陆沉的表情,只能从舒缓绵长的乐声中感受到他确实很放松。
    他的手指拨动琴弦的动作,莫名给你带来一种危险的预兆,导致你在他演奏结束抬头看过来时傻傻愣在原地。
    “表情怎么这么严肃,《洛可可主题变奏曲》应该是流丽安逸充满诗意的一组曲子。”陆沉放下琴弓,起身朝你走来。
    你下意识后退两步,才挽回一样又靠近陆沉:“是我的问题,看到你在演奏总让我想到……”
    “想到什么?”陆沉站到你面前,低头微笑看着你。
    你在他带笑的目光中,难以隐藏心事,老实开口回答:“你的姿势动作优雅高贵,有点像我前几天为了补习男式西装穿搭看的一部剧。”
    “那么我是否有幸能跟你一起学习西装搭配呢?”不等你说出同意或拒绝的话音,陆沉侧头露出略微苦恼的表情,“正好万甄的年终会要到了。”
    一听跟工作有关,更难得一见游刃有余的陆沉稍显脆弱的表情,你脱口而出:“当然可以啊!”
    陆沉虽然跟你做了约定,却并没有太多时间一起追剧。工作把他填得太满,除了偶尔跟他聊聊工作谈谈生活,在私下里你们很少有交际。
    所以你确信这也是一项未来某一天才可能完成的约定,完全没有压力地将其抛掷脑后。
    等到第二天开门看到熟悉的身影,你立刻傻眼。
    “吃饭了吗?”
    陆沉问完后,看到你摇摇头,提着袋子就进了厨房。
    五分钟后,你们两人盘腿坐在地垫上,就着茶几享受晚餐。你顺带把堆放在客厅角落的餐桌残骸列进周末购物清单。
    装饰着绿叶藤曼的盘子正中的蛋包饭还散发着热气,你用勺子舀起一口塞进嘴里,立即朝陆沉竖起大拇指。
    “太好吃啦,你快尝尝!”
    好不容易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下一勺你就举到陆沉面前。对上他一如既往的深邃和蔼的红眸,你顿时清醒,打算收回手。
    “你肯定吃……”
    没说完话,陆沉右手扣住你的手腕,他微微低头,将蛋包饭吃下。随后他松开手,眼眸中带着笑意。
    他缓缓咀嚼食物,完美践行食不言寝不语的准则。
    但你在他轻飘飘递过来的眼神中,紧张得难以自处。慌乱想移开视线,却又被他上下滑动的喉结吸引住目光。
    陆沉咽下食物,轻笑着说:“是很好吃。”
    为什么要一边看你一边说这句话?
    这话你留在心里没有说出口,你怕陆沉又揶揄你,或者说你怕他认真地撩你。
    于是你掩饰般打开手机备忘录,一脸专注地将店名写进去。
    “陆沉,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好吃的外卖的?”写完后你问。
    陆沉伸手在盘子附近敲敲提醒你:“小心凉了,”看到你马上开始消灭食物,他继续说,“可能是我比较闲散,喜欢尝试新的口味。”
    他很明显在骗你,假使他这样的生活算闲的话,那你明天可能就会被公司总裁卷到失业。
    你把空着的左手抵住下眼睑开玩笑:“看来我要向你学习,不花钱就能有卧蚕。”
    陆沉歪头有些疑惑:“卧蚕?”
    “就是这里。”你点点自己的下睫毛边缘。
    “哪里?”陆沉依然困惑。
    你左手压着茶几,上半身直起伸出右手摸上靠近你的陆沉。你探出手指点点他的眼眶周围。
    “是在这里啊。”陆沉带着了然的神情含笑看你。
    你点点头,打算收回手又被陆沉握住。他轻轻将你拉向他,另一只手抚上你的脸颊,纤长的食指点点你的下眼睑。
    他带着求知的口吻询问你:“是这个地方吗?”
    你被他点得心头一颤,垂下眼眸遮挡情绪。
    陆沉托着你下巴的手使劲,使你抬起头看向他。
    他再次问道:“是这个地方吗?”
    你一直觉得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就跟吸血鬼相关电视剧中的造型一致,浸透着鲜血的浑浊与粘稠。但你此刻望着他却发现不是这样的,那是红茶涤荡沉淀后的清透的深红­色­,他一眨眼,那平静的池水就会泛起阵阵涟漪。在荡漾的縠纹中,在馥郁缠绵的红茶气味中,汪着你的身影。
    “你的眼睛……”你喃喃自语。
    “眼睛?”陆沉捧着你的脸,凑得更近,“我的眼睛有什么问题吗?”
    他直勾勾盯着你,眼底翻涌着你看不懂的情绪。
    陆沉跟你之间的距离渐渐缩短,短到你几乎产生到冰凉的金属贴到面颊的错觉。
    这瞬间产生的冷意将你从混沌的思绪中拉出,双手抵上陆沉的胸膛,你将他轻轻推开。陆沉没有抗拒,随着你的动作重新调整坐姿。
    他像是无事发生一样将茶几上的盘子朝你推推,抿成一条直线的嘴角又带起弧度。
    为什么他能这么平静?为什么能这么随意地做出亲密的动作?
    你想问面前的男人,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但一定会得到一个含糊不清的回答吧,就如同陆沉刚才的举止。给足你遐想的空间,可一旦你有所抗拒他就立刻退开像是无所谓一样。
    你用力闭眼又睁开,深呼一口气咽下质疑。再入口的蛋包饭没滋没味,你只是机械地咀嚼和吞咽。
    饭后陆沉自然提到那部你正在追的电视剧,他脱掉西装外套,右手松松领带,斜靠在你的沙发上等待着你去播放影片。
    你关掉室内灯,打开的电视成为室内唯一亮着的光源。影片整体是深­色­­色­调,屏幕­射­出的亮光照到墙上也是­阴­沉沉一片。平日你习惯开着灯观影,但今天你不想看到陆沉的表情。
    深受众人信赖的主角一身深蓝kiton西服,配横浅绿条纹衬衫搭羊踯躅花样的领结。他在生死间游走,轻易夺走他人的生命,却又朝圣般对待牺牲者的尸体。发现他罪行的女记者,被他引诱后主动放他离开。
    在不断闪动着的画面里,陆沉的眼镜反­射­出一片沉寂的微光。意识到你在看他,他侧过脸来问出问题:“被囚笼中的羔羊怜悯的刽子手会是怎么样一种感觉呢?”
    等不及你回答,陆沉轻轻叹气自言自语:“眼见为真。”
    陆沉取下眼镜侧Сhā进衬衣口袋,双眼于幽暗中渐渐凝聚起红光。他坐得离你很近,你却突然觉得他离你很远,但下一秒你又觉得他离你更近。在反复的空间晕眩中你不由得闭上眼睛。
    再睁开你已经不在自己的家中了,夜空下飘着湿淋淋雾蒙蒙的细雨,将远处的景­色­藏进黑暗中。轻飘飘的雨丝落在脸上,稍微有点痒。在雨中站久了,从衣服到头发都渗出些许潮意。
    你将手搭在额前,摸索着走出这片草地。草地后是你熟悉的庄园,电闪雷鸣中可瞥见一角城堡般豪华的建筑物。
    你曾误入其中,也带着一个男人在走廊夺路狂奔。
    庄园入口的绿藤拱门,灯光下叶片闪烁着微光,走近就能听到雨滴打在叶面的沙沙声响。
    雨势骤然转大,你快步走向拱门。
    “再靠近,就会死。”
    一道冷漠的声音阻断你的脚步,你这才看到拱门边缘有个穿着白衬衣的青年。雨水沿着他的鬓发,渗进单薄的衬衣,他的右手按在地面,附近有一摊浅红水渍。
    “陆沉?”你叫出他的名字。
    陆沉没有任何反应,如果不是他刚刚的话语与偶尔眨动的眼睛,你几乎要认为他只是一个幻象。
    你卷起裙畔,蹲下身盯着他看。
    这场无声的一方直视一方无视的场面没有持续很久,先倒下的是早就在雨中泡久的青年。
    他沉沉砸在地面,你侧脸躲避,仍有溅起的水花飞到你的脸上。
    有什么东西滚动到脚边,你费力在雨水中摸索,摸到凹凸不平的木柄,举到眼前一看,原来是螺丝刀。
    铁锥上挂着隐隐血红。
    这里我还没有想好/(ㄒoㄒ)/~~先自由想像吧。
    “你为什么会选上我?”你低声问出,彷佛不期待得到答案。
    不知何时出现的男人将大衣搭在你的肩上,他耐心地替你掖好衣角,徐徐回答:“不是我选择的你,是你选择了我。”
    陆沉从背后抱住你,在寂静的夜里,他的胸膛往常一样温暖可靠。
    “从你走近咖啡厅的那天开始,就是你选择了我。”
    他的声音贴着你的耳廓,声音缠绵缱绻。
    “但是兔子小姐,你似乎有些后悔自己的选择。所以我给了你重新选择的机会,”低沉的嗓音轻柔和缓,“话语是误会的根源,别让他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别驯养他。”陆沉的最后一句话就像轻飘飘的一声叹气,话语甫从嘴里溜出就消逝在空气中。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