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春风渡(古言1v1) > 第1章口舌

第1章口舌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章口舌

凉州武威,黄沙风卷之地。
    时值盛夏,日头高升,暑气渐渐逼人。西街口的柳荫下,或立着,或蹲着数人。
    “怎么还没开啊?”蹲在地上的王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焦急不安地问。
    “快了快了,以往都是这个时辰开门。”同王武一道来的赵大用袖子扇着风,满头大汗地回。
    正说着话,从远处的石桥上走来一位青衣男子。凉州男子多粗犷,而这位青年却生得颇为细致。朱­唇­柳眉,青峰琼鼻,一身肌骨仿若被霜气浸透,透着一股肃然之气。
    来人是凉州主簿吴仁吴大人。
    几个蹲着的人连忙起身,纷纷给青年行礼。
    “见过吴大人。”
    吴仁略微颔首,同他们一道站在柳荫下。
    那几人面面相觑,还是往外挪了几步,站在烈日底下,把这一大片柳荫都留给了吴大人。
    吴仁的神­色­自若,只是拢着广袖,盯着前方的牌匾。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那牌匾之上的字饱经风霜,但依旧清晰可见:“吴氏面馆”。
    众人松了一口气。
    原来吴大人也是来吃面的啊。
    说来也怪,这周围的店铺早早就开门迎客了,唯独这家面馆迟迟不开门。此时暑气愈浓,街上的游人纷纷归家避暑,可偏偏这家店专挑这人少的时候开张。
    众人翘首以待,掌店的吴叁娘终于敞开了大门。
    吴叁娘是吴地人,讲着一口吴侬软语。据说南方战乱,她投奔亲戚途中被人牙子给拐到长安城的烟花柳巷之地。后来也是历经波折才来到凉州,开了这家面馆讨生活。
    虽说吴叁娘曾经沦落风尘,行事做派略有轻浮,但­性­格泼辣,一般人还真不敢惹她,顶多也是讨个口舌便宜。
    吴叁娘今日穿着一身石榴红的褶裥裙,梳着随云髻,配以一根镂空银簪。做饭馆生意的,难免烟熏火燎,弄得灰头土脸,糟蹋好看衣裳。倒是吴叁娘,薄施粉黛,打扮得跟乐人一般,经营起面馆来却是游刃有余。
    “叁娘,我今日又来捧场了!”隔着几丈远,王武就乐得挥手大喊。
    吴叁娘转过身,单手扶着门,笑盈盈地道:“来的正好,今日有鲜笋。”
    “这不是巧了么!”王武匆匆跑了几步,瞥见吴仁正从树荫下走出,便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放慢了步子。
    “大人,你先请。”王武恭敬地道。他一手拽住边上的人,冲他们使了个眼­色­。几个人弄明白他的意思,纷纷放慢脚步,让吴仁先走入店。
    吴叁娘引着吴仁至窗边的一张方桌,这是吴仁惯常坐的位置。从柜台后走出一个圆脸少年,拦住之后的食客,将他们带到店中的另一侧,与吴仁一左一右,遥遥相对。
    “大人,今日可是想吃点什么?”吴叁娘单手叉着腰问。毕竟是风月场出来的人,仪态比寻常­妇­人要好上许多,身姿如古柏挺拔。随着她的举动,这前襟的布料骤然绷起,勾画出一个饱满的轮廓。
    吴仁垂眸,双手交迭,声­色­毫无波澜:“有叁鲜面吗?”
    “大人来得巧了。今日正好有鲜笋,自然做得来叁鲜面。”
    “嗯,来一碗。”
    “那大人喝什么呢?”吴叁娘倚桌,身上的桂花味晃晃悠悠地飘散。
    吴仁轻嗅,倒是有几分醉人,眼帘微抬,问道:“哪里来的桂花香?”
    “前几日到的桂花酒,本不外卖的,既然让大人闻出来了,那就送大人一杯。”
    “君子不夺人所爱,既然是叁娘的心头好,那便罢了。”
    吴叁娘掩­唇­一笑,眉目带春:“一杯算不得什么。要是一壶,倒是会让我心疼。”
    她说话咬字很轻,说到那“心疼”二字,还带着莫名的情绪,像是江南梅雨季节连绵不绝的雨,淅淅沥沥地敲打着窗扉,平白无故地惹人烦。
    “大人还要些什么吗?”
    吴仁摆了摆手。
    吴叁娘欠身,走向其他桌的客人。
    吴仁单手托腮,一只眼看着窗外,一只眼往吴叁娘那处看去。
    吴叁娘来凉州叁年有余,他对吴叁娘的怀疑始终未消。寻常百姓出门,须要官司文凭的传符,而她一个女子,从吴地一路辗转,最终到了凉州,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若不是他……对这一口面牵肠挂肚,他绝不会来此处。
    “吴娘子,我们每人,一碗叁鲜面,一碗阳春面。阳春面上要加宽油炸蛋。”
    “好。”吴叁娘俯首,露出一颈子的细白,众人的目光随即落在她颈子上,眼珠子都瞪得往外掉。
    坐在窗边的吴仁则微微侧过脸,双目皆看往窗外。
    俗媚的女子。他心底不禁轻叹。
    这世间的俗女子,大多俗得彻底。这吴叁娘虽俗气缠身,但也有几分让人高看的风骨。这也是为何他明明看不上吴叁娘,却还要来此处吃面的缘由。
    吴叁娘每桌都问了个遍。有人小声嘀咕:“问这么多桌,能分清楚吗?”
    吴叁娘还未回话,王武就嚷嚷开了:“废话,哪有叁娘弄不清楚的事?”
    吴叁娘冲着王武笑了笑,走入后厨。
    她一走,王武就直接踩上凳子,蹲在凳面,伸手指着大堂,大声道:“这是我看上的人,谁都别跟我抢。”
    他的手指一个人一个人地点过去,有些人视而不见,有些人冲着他摇首,点到吴仁之时,吴仁的目光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吴仁的眸中似静水无波,目光却有骇人之势。
    王武的头皮发麻,赶紧略过吴仁,指向下一个人。
    “这位客官,鄙店乃蓬门荜户,椅凳可不兴这么折腾。”吴叁娘端着一杯酒,挑帘而出。
    王武马上从凳子上跃下,讪然一笑。凉州人好蹲,他平日里蹲习惯了,坐不惯椅凳。
    吴叁娘转身来到吴仁这桌。
    “大人,你的酒。”吴叁娘将酒放到桌上。
    吴仁此时正垂首,一双雪腻的手入目,不知觉地咳了一声。
    “夜间风寒,白日炎热,大人须保重身子啊。”吴叁娘柔声道。
    吴叁娘正要迤迤然离去,却被吴仁喊住。
    “桂花酒配白瓷,则失去了韵味。”
    吴叁娘脚步一顿,侧首问:“那该配什么瓷?”
    “钱塘产的桂花酒,自然该配钱塘产的青瓷。不过纵使再好的青瓷,也无法重现那叁秋桂子下喝酒的闲情逸致。吴地的东西,自然还是回吴地的好。”吴仁难得跟她说那么多话,话中的意思却是要将她赶回吴地。
    她轻笑:“吴地的东西,在吴地不过是个寻常玩意,到了凉州,却成了稀罕货。”
    她回过身,拿起桌上那杯酒,随手洒在地面:“东西要有人欣赏,才是好东西。既然大人不欣赏,就跟白水无异。”
    她懒得与他口舌,大步离去。
    吴仁盯着地面的一弧湿痕,皱起眉心。
首 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